steam教育的冰与火之歌

攻略 01-27 阅读: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北京十八中学教育集团课程展示活动中的乐高机器人课上,学生正在为机器人编程。

“你知道steam教育吗?”

“不知道。”

“编程呢?”

“不知道。”

“那机器人呢?”

“是不是乐高那样的?”

这是采访steam教育时记者与家长、老师、学生们出现最多的对话。

而在供给端,局面一度火爆到让业内人士震惊。仅steam教育的主要分支——编程,就在短短三四年内闯出一条新路,赶上了英语、数学等K12学科二三十年的发展。

steam代表的是将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艺术(Arts)、数学(Mathematics)这几个学科融合的综合教育。

2017年到2018年入局编程赛道的公司多达200多家,仅2018年的融资就超过40笔。其中不乏完成了B、C轮融资的企业,编程猫、小码王、傲梦编程、VIPCODE、计蒜客、核桃编程、妙小程等均在A轮以上,真格基金、IDG、创新工场等大多数投资机构都布局了这一赛道。

编程教育之外,完成了C轮融资的VIP陪练以在线真人一对一乐器陪练切入,迅速领跑市场,科学队长、火星人俱乐部等则主打以科学知识普及教育、动手实验为主的课程。

用户端和资本端,一冷一热形成对比。在应试教育体制下,家长的观念、学校的经费都是阻力,部分steam教育课程自身也存在“形式大于内容”的问题,让steam教育推广举步维艰。

但长远来看,多名投资人仍表示看好这一赛道。“素质教育是未来的大方向,steam教育显然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投资就是投未来。”紫牛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张泉灵表示。

创投火热

疯狂进击的创业者和资本

2014年是平静中孕育生机的一年。

这一年,潜心研究编程多年的李天驰回国创业了,很快他拿到了种子轮融资。2015年编程猫成立,当时的编程赛道还是无人问津的冷门,有投资人对李天驰直言,“学书法学钢琴的市场起码是你这个编程的百倍。”

同样在2014年,火星人俱乐部还在专注于科学教育。其创始人兼CEO刘扬此前是高中物理教师,他将枯燥的物理课程拆解成若干个动手实验来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如自制空气净化器、台灯等。

2016年开始,steam教育渐热,他们顺势打起了steam教育的口号,在物理科学实验的基础上增加了编程教育。

谁也没想到,仅仅三年多时间,编程猫就完成了七轮融资,2018年5月由招银国际领投的3亿元战略融资还创下了少儿编程行业单笔融资数额最高纪录,也让少儿编程站上了很多投资人挤不进去的风口。

2016年初,火星人俱乐部拿到了天使投资,2017年又拿到了雷军顺为资本的A轮投资,2018年拿到了高思教育的A+轮融资,最快的一笔融资从与投资人见面到资金到账只有一周时间。

数据显示,2017年到2018年入局编程赛道的公司多达200多家,仅2018年的融资就超过40笔。

“最火爆的时候,我们公司的投融资负责人平均每天要接待五六十个来拜访交流的投资人。”李天驰说,“政策的出台是‘大火’表象背后真正的动因,再加上资本导向,大家就更加往里面涌了。”

李天驰所说的政策,是指2017年7月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提出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

到了2018年1月,教育部“新课标”改革,正式将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处理等划入新课标。从幼教Scratch、中小学普及Python到高中人工智能新课标,政策指引下steam教育的路径开始显现。

观念升级和科技发展,编程训练逻辑思维能力、人工智能时代要注重与计算机沟通的观念越来越占据上风。

火星人俱乐部联合创始人陈琳珊回忆,“2017年底到2018年,市场好疯狂,先是编程猫融资1.2亿元人民币,接着2018年5月又融了3亿元人民币,同时期小码王也融了1.3亿元人民币,9月,傲梦编程又融了1.2亿元人民币”。

一直到2018年中后期,还有投资人找上门,“我们刚融完资暂时没打算再拿,就跟他们聊聊行业。”甚至也有投资人向她表达困惑,“我们一直在看,但还是没看懂,为什么steam教育突然急剧这么火了”。

用户慢热

应试思维下家长学校存顾虑

与创投市场的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缓慢的用户觉醒。

即使是资本市场上的佼佼者,也曾在冰冷的用户端碰了一鼻子灰。

2015年,火星人俱乐部先后在中关村第三小学附近与人大附小旁增设了两家店,事实证明他们错误地预判了市场的接受度,两家店都招不上来学生。家长的普遍反馈是,“steam教育是什么?有什么用?孩子没时间”,店面只得关停作罢。

后来,团队摸索得出,一家线下店至少需要附近有三个以上学校来支撑。

北京如此,其他省份更甚。记者采访了来自山东、山西、内蒙古的十余位家长和老师,得到最多的回答是“不知道steam教育是什么”,“班里几乎无一人接触过steam教育”。在青岛某小学一个五十多名学生的班里,仅两位学生在课外培训机构学习编程机器人。

从用户数据上来看,尽管编程猫四年积累了300万用户,亿欧智库、艾瑞咨询等研究机构的《中国少儿编程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国内少儿编程行业用户规模约为1550万,但这和庞大的学生数量比起来,占比仍然很低。

这其中有多方面原因。

“最大的难题是市场教育,很多家长把分数、应试放在第一位,担心耽误孩子学习,很多学校也担心经费问题和家长的投诉。”编程猫银川总校校长田春晖说。他就曾遇到谈好合作的学校后来因为家长的投诉被迫取消课程的情况。

多名受访的家长也表示,孩子的学习负担已经很重了,没有时间再去上这样的课外班。

而接入了steam教育的学校,也有另外一番难处。内蒙古自治区某中学信息技术老师郭世胜在参加了省里组织的培训后,回校在原本的信息技术课上引入了编程教育。一段时间之后,学生能够自己编出打地鼠等小游戏,收效还不错。但随之,他面临的挑战远远多于希望。

一是时间保证不了。学校只给高一学生安排一周一节信息技术课,到高二就干脆取消了。“学一年好不容易有点基础,再过两年都忘了,”郭世胜表示,“另一个,经费问题更是大大影响steam教育的推广,编程需要的配套硬件等都是消耗品,一些配套硬件、组装的机器人一套约8000元-30000元,两三个人一组就需要一套设备,学校没有这笔预算。”

紫牛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张泉灵认为,家长端的慢热是因为在整个教育链条上,家长处在最末端,大部分人对课程改革要求的理解还有距离,有的可能还停留在之前的刷题逻辑里。steam教育大需求量的爆发,需要教育改革发展到让家长意识到这个诉求。

另外,有一部分先试先行,当家长看到孩子在目前教育中存在的能力缺失时,他们就会让孩子进入到这样的能力培训中。

“学校如果要做相应的改革,不是一个简单的课程内容改变,而是涉及整个教学体系,只有最头部的学校老师的教研能力比较强,跨学科的能力也能组织得比较好,但是不会很快在全国都适应。学校可能会来得慢一点,校外机构会有一大波机会。”张泉灵说。

实地探访

部分课程设计背离初衷

除去家长端和学校端的原因,目前市面上的steam教育究竟教什么?质量如何?

在“科学队长”实验室里,摆放着苹果、饼干、馒头、土豆、山药,孩子们穿着白大褂、戴着护目镜,进行着“淀粉与碘酒”的实验。大家从为什么馒头碰到碘酒会变色,到什么食物中含有淀粉,再到怎么让碘酒褪色,一步一步猜测、探索、验证,最终得出结论。

8岁的赵一舟从2017年初开始学习编程,已有500余个作品。他在背乘法口诀时突发奇想,用编程技能做了一个乘法口诀检测器,系统随机出一个乘法题,如果答错了,屏幕就会被“打碎”。在与家里的小狗经常互动后,他做出一个狗脸识别系统,识别小狗兴奋或专注的表情,他还通过编程,导航引导哥伦布发现新大陆、模拟牛顿与苹果的故事。

赵一舟的妈妈表示,孩子在培训机构学习过创客、编程、单片机等课程,学校现在的选修课中也有了steam课程,校内外的学习可以互补。

“steam让孩子比较早地明白了什么叫学以致用,传统教育更多的是先学,学到很高程度了才去应用。但是steam学习中,是让你利用自己所知的去创造,没有定一个标准线,知道得多就可以做得更完善,知道得少也可以通过自己的途径去实现目标。”她说。

像她这样的家长多是通过国内外的教育类文章、科技类展览上了解到steam教育,或是本身就从事和科技相关的工作。

不过,仍有部分家长表示,steam教育公司的课程背离了初衷。

一名家长表示,他理解的steam教育是一种没有界限的学习方法,能锻炼孩子融会贯通、解决问题的能力。但很多机构推出的是有图纸、有标准件的模式,不能随意发挥,和常规的制作模型没什么区别。事实上,steam教育不需要限定,不需要标准化内容和过程。

长期关注教育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steam教育可以推进学校课程建设与教育教学改革,关注学生的创新能力的培养,“但从现状来看,形式大于内容,概念大于内涵。我国目前的教育评价体系还是以学科培训为主,受制于此,steam教育还是服务于学生的升学与其他功利目标,而非重视个性、创造力的培养。”

同时他指出,很多公司打steam教育的口号也是为了拿steam教育当做打通学校的产品,具体课程推进之后,究竟能不能提高教育质量和学生的创新能力,很多人并不是特别关注。资本炒得很热,机构也有推进的积极性,有的学校可能会以此来作为一个改革的成果,但最终的实际效果还要打一个问号。

未来预测

未来的突破可能会在B端

steam教育冰火两重天的局面并不难理解。

火的逻辑是:素质教育一定是未来发展的方向。不少投资人预测,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人工智能的时代。

傅盛就是较早认识到这一点的人。他认为编程实际上是在未来世界里的另外一种语言,未来不是人跟人打交道,是人跟计算机打交道,无人化背后是算法化、计算化,需要通过编程来沟通。

“近年来,移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快速进步,导致了IT人才需求的急剧短缺,”李天驰解释道:“大家把这个教育前置了,因为教育本质上是人才需求的反映。”

一旦洞察到这个巨大空间,资本相信细分领域内至少会有一家或者几家企业跑出来,在有潜力的企业身上押注就不难理解了。

steam教育在市场遇冷的逻辑也很简单,在用户端——家长、学校、老师的眼里,整个K12教育阶段,高考是一切行动的指挥棒。他们或许也能认同素质教育、创造力教育的重要性,但在迈过大学这第一道门槛之前,其他都是其次。

尽管如此,多名投资人仍然看好steam教育的未来。

“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就会发现,社会的发展是要跟创新相关,steam能够帮助孩子们从归纳向演绎的逻辑转换,增强实践动手能力。”长石头资本创始合伙人汪恭彬表示。

张泉灵认为,大家都认为孩子的素质教育是未来的大方向,steam教育显然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投资就是投未来,所以大家就想往这个方向上做一些尝试和布局。“现在即便是像编程猫这样头部的机构,总体市场渗透率还是很低,所以其他的企业还有机会,多投几家也在情理之中。”

更多的创业者认为,最大的挑战还是教育市场。陈琳珊认为,未来的突破可能会在B端,因为市面上有太多人不知道怎么去教,火星人俱乐部希望通过先培训教师,然后逐步普及给家长和学生。

“体育是刚需,因为小学生入学要考体育,初中毕业也要考,steam教育只有纳入高考才能彻底让它翻身。”陈琳珊表示。“下一步如果市场还是持续这么低迷的话,可能大家就会转变思路,不会像以前那样去烧钱投广告,而是慢慢把市场做起来。”

张泉灵指出,要说服家长的成本很大,所以在早期这些机构很难通过收入规模来维持运营,融资就变得非常有必要。近期融资进入一个相对的寒冬,但越是寒冬,相对的头部公司活下去的几率要比别人高得多,建议小机构也要尽快形成正向的现金流。

“下一步就是要等市场热起来,要去慢慢培养家长对这个事情的认可,建立课程内容的体系,没有什么讨巧的方法。”张泉灵说。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Flashempire闪客帝国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Flashempire闪客帝国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相关推荐